<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純愛小說 >師兄總是被攻略 > 第四章 師尊不是那種人
        第四章 師尊不是那種人
        作者:清笑   |  字數:1968  |  更新時間:2020-11-17 16:46:39  |  分類:

        純愛小說

        那少年慘叫起來。

        風原松開手,他冷冷地看著地上哀嚎的少年,聲若寒冰般,壓住了少年凄慘的叫聲。

        “你給我聽好了。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在這個地方,你都不能仗勢欺人。學堂嚴禁使用法器,更不允許攻擊同門。你如果再讓我看見,欺負我師弟,我就打斷你的腿?!?/p>

        他說最后這句話的時候,簡直宛若秦泱附體,說得流暢無比而且充滿了威懾。

        風原抱起斯秦就走了,背影之瀟灑,裝逼之到位,讓人嘆為觀止。

        斯秦一直端著托盤,風原好心接過來放在膝蓋上吃,一邊吃一邊道:“以后不用跟他們客氣。欺負你你就揍他們,打不過就叫我,替師兄你收拾他們。你別慫,好歹也是秦泱的徒弟,怎么也不能給師尊丟臉?!?/p>

        “今天那個人,好像對師尊很不滿?!彼骨負鷳n道。

        到底還是個孩子,擔憂幾乎寫在臉上。

        風原今天倒是也沒走成,學堂的先生過來了,問了半天又把事兒解決了。

        那少年疼得哆嗦,咬牙切齒地明著罵他是仗著秦泱的名聲,實則含沙射影秦泱為人孤傲,教壞學生。

        風原看不起他,不屑地哼了一聲,作勢又要動手:“不服你過來,咱兩單挑?!?/p>

        那少年就罵:“你師尊厲害了不起???讓自己的徒弟到處欺負人?!?/p>

        風原不甘示弱:“你少牽三掛四地提我師尊!誰先仗勢欺人的。你是不滿意我啊,還是不滿意我師尊?哦,對了,你上門拜師結果我師尊沒選你,你嫉妒是吧?你他媽是兔子轉世的?紅眼病??!”

        那少年繼續掙扎:“那是秦泱沒眼光。他喜歡男人,就挑你們這種長得好看沒本事的小白臉?!?/p>

        風原臉色驟變,大怒道:“你放屁!你長得丑就他媽能滿嘴噴糞?你說誰喜歡男人?誰是小白臉?我他媽看你今天就是想死!”

        后來這場鬧劇就被趕來的秦泱和另一位長老平定了下來,但是秦泱并沒聽到這兩句話。風原自然不能說,但他真心覺得有些可惜。

        “他沒什么不滿意的。你不用理他,他就是紅眼病?!憋L原三兩口把碗里的飯扒完,手下的動作卻不由得有些慌亂,“他不滿意拜什么師。他就是嫉妒你,你別放在心上?!?/p>

        “嗯?!彼骨攸c點頭,忽然問道,“師兄,師尊……真的喜歡男人嗎?”

        風原手里的筷子一錯,當啷一聲掉在石頭上了。

        “別胡說。他就是放……胡說八道?!憋L原把筷子摸起來,低頭胡亂把飯扒完,含糊道,“師尊不是那種人。師尊就算是喜歡男人,也不會喜歡你這種還沒長大的孩子的?!?/p>

        斯秦又垂下眼睛,纖長的睫羽攪動著如水月色。

        “我吃飽了,你回去睡吧?!憋L原把碗筷一摞,將托盤接過來,“我自己洗就行。你早點睡吧,明天還上學呢?!?/p>

        連著折騰了好幾天,風原終于又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今天的課是講經,通常這種課他是不會缺席的。

        盡管風原絕大部分的課就是能逃就逃,每年的成績基本都是墊底的那個,但是講經的奇林長老還是挺喜歡他的。

        畢竟有個學生什么課都逃,就是不逃你的課,作為這門課的老師還是倍感欣慰的。因此每次秦泱因為風原的成績教訓他的時候,奇林還會幫著說兩句好話。

        風原聽課聽得無聊,外面清風徐徐,藍天白云自在悠閑。

        他覺得這種天氣坐在課堂里聽課簡直是不能更無聊了。

        有人捅了捅他的手肘。

        風原頭也不回地將回手去接。

        講經著實乏味無趣,因此大家再上課的時候,都會自己弄點什么東西解悶。尤其是風原這類型不學無術的弟子,更是私下互通有無。

        風原接過一本薄薄的冊子之后,手肘又被捅了一下。

        風原扭過頭去,對方沖他笑了一下,滿眼興奮。

        什么玩意兒,這么激動……風原打開看了一眼,“啪”地一聲合上了。

        書本合上的勁風將他的劉海都吹得飛起來。

        風原連忙規規矩矩地坐好,假裝認真聽課。過了一會兒,他難以置信地看向后面的人,明明白白地表示了四個字——你他媽的……

        對方笑得很鬼。

        風原回過身,瞇著眼睛重新打開了那本薄書。

        這是本畫的極好的春宮——春宮他也看得多了——還是兩個男人的春宮。

        風原忍著往后翻了兩頁,震驚地看著畫里的人,眼睛都瞪大了。他仔細看了看,才松了一口氣。

        這個在下面的,乍一看那身打扮,很像是在家時候的秦泱。

        畫里的人穿著家常質地柔軟的棉白衣,而且一樣單薄,穿上之后人就像是紙折出的,風骨氣韻都欲語還休地顯露出來。頭發也是放下來用白綢松松地挽著,垂在身后。

        畫旁還配著字。

        秦泱從來只拿藤條威脅要揍他。從來沒有,也不會像畫里這樣說這樣的話。

        不要……

        風原猛地氣血上涌,他掩飾地拿手撐著額頭,壓抑著呼吸,感覺渾身的血都在翻滾著嘶吼著沖擊。

        盡管只是短短的一瞬。

        風原手有些抖,他將書從衣擺下面塞回去,然后不屑地勾了勾嘴角找回顏面,無聲道——沒意思。

        風原今天終于有空去接斯秦了。他拉著斯秦的手,心不在焉地往回走。

        斯秦叫了他兩聲,風原才聽見。

        “啊,怎么了?”

        斯秦抬眸看著他,疑惑道:“師兄,你怎么了?”

        “我沒事。我就是想點,想點東西。你叫師兄干什么呀?”風原道。

        “我也沒事?!?/p>

        “沒事好,沒事好?!憋L原由衷道,他覺得自己不能這樣一直瞎想,主動問道,“今天在學堂有人欺負你嗎?”

        “沒有?!?/p>

        “那學堂學的東西還都會嗎?難不難?”

        “都會?!?/p>

        “行啊,斯秦很聰明嘛。到了……”風原忽然啞聲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