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現言小說 >天價新娘,總裁別追了 > 第十五章 一個吻
        第十五章 一個吻
        作者:青芹菜   |  字數:1573  |  更新時間:2020-12-27 18:39:47  |  分類:

        現言小說

        “就是你現在的樣子,你以為只要你一哭,男人就會在你石榴裙下屈服嗎?”

        葉清搖著頭,可下巴處的手更加用力,男人的指甲更為堅硬,即使很短,戳在皮膚上也有疼痛感。

        “我沒這么認為,是你一直在誤會我?!?/p>

        “我……”

        可秦琛根本不給葉清說話的機會。

        因為親眼所見,葉清在他根深蒂固的印象中,就是一個善于狡辯的女人。

        所以堵住她嘴的最好辦法,秦琛剛一站起身。

        “咚”地一聲。

        葉清為了躲避秦琛的動作,往后退的時候,一不留神撞到了一個臨時的衣架,衣架受到撞擊蹭的一下掀翻在地。

        因為葉清是個節儉的女人,除了在每個紀念日給葉母精挑細選買一件合她心意的禮物,剩下的就是存起來。

        總是消極心理的葉清其實心理很怕有一天秦伯伯和母親反目成仇,就像她的生身父親和母親一樣。

        所以她的穿著看起來像白水一樣黯然失色,林婉和她的豪門朋友們才會聚在一起嘲笑她是貧家女,縱使在秦家這種龐大家族的洗禮下,依然洗不掉生來的自卑。

        秦琛冷冷地看了葉清一眼,踐踏手忙腳亂地整理那幾件寒酸到給秦家保姆都不可以穿的衣服。

        掛在衣架上的撐衣桿“唰”地一聲滑落在衣架上,尖銳刺耳的摩擦聲一下子驚醒了茫然的葉清。

        慌亂時收拾東西,以至于不小心傷到了手掌心,她動作緩慢地站了起來,蹙起眉頭。

        秦琛無所顧忌地傷害她:“連這種小事也做不好,幸虧你沒了做賢妻良母的機會,要不然誰娶了你誰倒霉!”

        葉清蹙起的眉頭皺的更深了,賢妻良母嗎?原來我已經失去了這個女人一生中總想擁有的身份。

        葉清暗自垂淚,苦笑道:“我明白,感謝你提醒我,如果不是你讓我清醒,說不定我還真傻乎乎地去害別人!”

        自暴自棄的葉清讓秦琛內心很不舒服。

        在葉清要繼續蹲下去收拾衣服時,一個熾熱的吻堵住了葉清的唇。

        灼熱的呼吸交纏,一個一退再退,一個步步緊逼。

        葉清一想到面前的這個人也親過其他人無數次,她就忍不住后退,雙手推著秦琛。

        秦琛卻有些沉迷,沒有香水味的參雜,不會讓他引起厭惡,眼梢下的女人長長的睫毛上還墜著一滴晶瑩的水潤。

        葉清的推拒不僅沒有起作用,反而加重了秦琛的力道。她的每一個細微的表情都強烈刺激到秦琛。

        隨著秦琛強勢的追逐,葉清只能感受到暈眩。

        這種出自天然的甜蜜味道讓秦琛漸漸放松了警惕。

        這句話再一次傷到了葉清,她憤然看向秦琛。

        這一動作倒是讓秦琛很滿意:“不錯,這才是你本來的面目,收起做作的樣子吧,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是一個無理取鬧的潑婦?!?/p>

        葉清咬緊了牙根:“你……”

        秦琛笑著擺擺手,并且隨意地勾起也請的一把頭發打著轉。

        “我說錯了嗎?難道你沒來秦家之前不是我說的那樣嗎?別在騙人了,你如果不是你運氣好,能趁機上位,指不定早墮落到哪個夜總會了?!?/p>

        葉清愣是把嘴唇嚼出了血:“我不會……”

        秦琛收起涼薄的笑,話音一轉:“雖然我對你沒有興趣,不過你記著,除了我你別再妄想勾引別人?!?/p>

        葉清不發一語,也沒有哭泣。

        秦琛見到她哭泣的時候心煩,可看到她無動于衷的樣子更是煩躁不堪。

        他使勁拽了一把葉清的頭發,聽到她的痛呼,見葉清因為頭發被吊起來而不得不抬起頭,秦琛這才滿意。

        “記住了嗎?”

        葉清點點頭。

        相處好幾年,秦琛卻對她坐視不理,認定她是個壞女人,那么其他男人看到她,也會是一樣的感覺吧。

        她不會再那么蠢笨地去主動招惹別人了。

        秦琛說過她的哭泣會讓人產生誤解,她實際上并無此意,所以她繃緊了大腦,即便想要抱頭痛哭也要強忍著。

        而在秦琛整理西裝,摔門而去后。

        葉清一下子癱倒在床上,她的身體在白色的被子里發出細微的顫抖。

        剛開始還只是微不可見的抖動,可逐漸就發展成為了強烈的震動,憋住哭泣聲的細小嗚咽從葉清口中傾瀉而出。

        她像是一只受傷的貓咪,縱然被誤傷了,也不會橫沖直撞地找麻煩,而是躲在黑暗處暗暗地舔傷口。

        她的一側臉頰上不知何時又被劃傷了,也許是秦琛西裝上一個設計師特意設計的扣子,然而那只方扣在被生產出來時并不知道它的歸宿在哪。

        就如同葉清,臉上的血印子透過玻璃印在葉清的眼中,也讓她的心也跟著震動。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