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現實小說 >東北盲流往事 > 第三章 我家的大河套
        第三章 我家的大河套
        作者:金格林   |  字數:2142  |  更新時間:2021-06-04 11:12:50  |  分類:

        現實小說

        1951年夏天,小狐貍事件兩個月后,我和二姐一塊兒被父親送到靠屯街讀書了。

        靠屯街是一個小鎮,離牛家坨子四里多地兒,鎮上有醫院有商店有學校有集市……這對住在坨子的屯人來說,無疑是個大都市了。屯里人去一趟靠屯街,很當一回事兒,除了幾個月或幾天不洗的臉,要洗一遍外,就連說話的聲音都不一樣了,這個問,干啥(gaha)去?那個答,答時往往小脖兒一挺,聲音提得高高的:上街(gai)去。街,指的就是靠屯街。

        此前,我大哥大姐都在靠屯街讀書了,現在,也輪到我上街了,興奮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父親讀過三年半書,在農村也算一個文化人兒,他的兒子們還沒出生,他便想好了兒子們的名字,無非是套用儒家經髓“仁、義、禮、智、信”幾個字兒,希望他的兒子們,能守護好做人的本份。也是上天佑他,他選了這五個字兒,上天給了他五個兒子。我是老二,責無旁貸地擔起了“守義”這個名字。

        上學是件好事兒,對學校一切都是新鮮的,但對自小在荒野里跑慣了的孩子來說,三天新鮮勁兒一過,腦子里牽掛的,還是我家的大河套。

        敢把大河套叫成我家的,那里,確實和我家因緣匪淺。

        前面講過,伊通河經常發大水,沿河兩岸,人們修了長長的防水壕。壕內,是屯子和田地,壕外,便是大河套了。大河套里生滿了灌木蒿草,也成了動物們的樂園,尤其是狼,每天晚上都會傳來它們長長的嚎叫聲,如此,也讓河套成了屯子里的禁地。

        父親來到牛家坨子后,分了田地,但他不安分的性格,又盯上了大河套。他看上了大河套這片荒野,還有荒野中流淌的那條大河。父親在屯人嘲笑的眼光中,帶著老婆孩子,在荒野中開出十幾畝田地,還在地邊兒蓋了一座泥土房,為他的下一步計劃,埋下了伏筆。

        父親的下一步計劃,就是向伊通河進軍。

        當時的伊通河,很寬也很深,大清對沙俄的雅克薩之戰,運糧船走的就是這條水道。伊通河自北向南流來,經過父親蓋的房前,來個急轉彎兒,向東流去。河流拐灣處,留下一個大泬水崴子,當地人叫回龍崴子?;佚堘俗拥乃苌?,也是魚蝦聚堆兒的地方。父親販魚時,知道捕魚的道道兒,他和母親用了半冬時間,織出一片大扳罾網。扳罾網織好后,殺頭豬,將網用豬血浸泡好,如此,漁網像上了層膠一樣,不但不爛,還和河底一個色兒,引不起魚蝦懷疑。有了網,再砍出網桿子網架子,開春時,求人幫著將網下到了回龍崴子里。

        發明扳罾網的人,絕對是個天才,也一定是個懶人。只在河里下片網,不時拉出來看看,就把魚兒從水里撈出來了。扳罾網的網片很大,二十多平方,邊上的網眼大,越往中間越小,到了正中間,連個小泥鰍也跑不出去。起網時,網從四周拉動,魚往中間奔,奔到中間時,四周的網,早已提上水面,便無處可逃了。挑起這片大網的,是一個十五米長的大桿子,桿子頭,掛著一個大十字架,十字架的四端,拴上網的四個角。同時,在距岸邊兩米遠的水中,埋上兩根立柱,立柱高出水面兩米,立柱上放一個橫梁,主體網桿就放在橫梁上。主體網桿上端拴一個梯形繩,放開梯形繩,主體網桿通過十字架,便將網插進了水底。起網時,拉動梯形繩,主體網桿就會把網片撅出水面,魚就被集中在網兜中了。此時,人踩著橫梁上的木板,近前用長桿抄羅子將魚舀上來,再將網放進水底。

        網太大,被水拉著,沒有點力氣是拉不出來的。起魚的活兒,成了父親的專利。

        我經常和大姐、大哥、二姐、三弟看父親扳魚。那是一種期待與猜測,就像聽故事,不到最后,誰也不知道結局一樣。起網的結局,就是想看到都網住了一些什么魚兒?扳罾網,雖然守株待兔,效果卻非常好,尤其到了汛期,洶涌的水流,讓整條河的魚兒,都興奮得活動起來,它們游到回龍崴子,水流減緩,魚兒停下來小憩,如此,就到了父親豐收的時候。

        父親販魚時,結識很多魚販子,晚上打上來的魚,一清早,全被魚販子挑到各屯叫賣去了。

        父親專事打魚,母親則忙活著田地的活兒。大河套的地,除了主要作物高粱,母親又在上面種上了各種瓜果蔬菜和花木,看上去,就像一個大花園兒。

        整個暑假,我們家這些孩子沒事兒可干,母親也怕我們和屯里孩子打架,將我們全集中到了大河套里。

        此時,我家已有了七個孩子,七個孩子三男四女,按性別組成了兩伙兒,姑娘在大姐帶領下,玩著女孩子的東西,欻嘎拉哈(豬或羊的膝骨,欻,象聲詞,源自滿語,聲音動作全兼)呀染紅指甲呀……小子們,大哥則成了頭兒。大哥守仁這一年上小學三年級,他駝背,不愛說話,但很聰明,河套里跑的野鴨呀野雞呀獾子呀兔子呀……他都有辦法捉到。如此,大哥便成了我們這些小子當之無愧的領袖。

        每一天,大哥帶我們出去時,母親總不忘囑咐一句:“不要走遠了,小心狼?!?/p>

        東河套里,狼確實多,尤其我家搬來后,父親在河套里又養了豬和雞,豬雞的叫聲,成了狼的誘餌。黃昏時,空寂的河套中,經常能聽到狼的叫聲。為了防狼,我父親買了一桿老洋炮(土槍),每到晚上都放上一槍,空蕩的大河套,將槍聲傳得很遠很遠。母親為了保險,每到傍晚,讓我們再在房前點上一堆火,壓上青蒿子,濃濃的帶有艾香的草煙,既驅趕了蚊子,也將人的氣息散發了出去。

        父母的這些防犯措施很管用,就連牛家坨子豬雞都常被狼叼走,我們置身在荒僻的大河套里,生活在狼的地盤上,養的豬和雞,卻沒損失過。

        這樣的日子,我父親很喜歡,多年后,回憶起那段生活,他臉上總會溢出一層神圣的光來,帶著回憶的口氣說:“建國那會兒,老百姓過的那才叫好日子呢?!?/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