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現實小說 >東北盲流往事 > 第十一章 逃到煤城
        第十一章 逃到煤城
        作者:金格林   |  字數:5698  |  更新時間:2021-06-04 11:12:50  |  分類:

        現實小說

        這是位于黑龍江江畔的一座小城。小城西面,是連綿起伏的小興安嶺;小城南面,是遍地沼澤的三江平原;小城北面,是咆哮奔騰的黑龍江……歷史上,這里曾是遼金重地,奧里米古城歷經千年,仍在訴說著那段興亡。但是,當后金執掌江山時,這里和整個東北一樣,被封禁起來,成為一片荒野,直至大清倒臺,方有人在此開礦。1934年,日本人在這里成立了滿洲炭礦株式會社,1939年,偽滿國進行機構改革,將附近的湯原、蘿北兩縣析置榷立縣,使這里成為一座著名的煤城……這里,就是我要投奔的鶴崗。

        當天夜里,我頂著暴雨,在黑暗的伊通河漂到天亮,看到眼前的水面越來越寬,我知道進入了松花江了,我在松花江上漂到黃昏,看到地平線上出現了一座大都市,這才棄船上岸……沒想到,這里正是哈爾濱。我在哈爾濱待了兩天,最后,和一大群逃荒的人擠上一列火車,經過一天一夜的顛簸,方始來到了我的目的地——鶴崗。

        我知道,我已經逃出來了,但對眼前出現的這座都市,并沒有長出一口氣的感覺,對未卜的命運,似乎更加忐忑不安。這也許是小城給我的暗示。小城太灰暗了,似乎是從煤堆里扒出來的一樣。一座座和式見方見角的房子,全都掛著黑黑的煤灰,那煤灰從房頂從墻面,延伸鋪展到街道上,每當一輛汽車經過,就像沖過一頭怪獸似的,挾裹起漫天黑灰……盡管如此,我還是不得不鉆進黑灰中,按父親給我信封上的地址,見人就打聽,去找住在南山礦的表姐家。

        多年前,父親的二姨,在吉林四平街誕下一幫兒女,兒女們再次繁延,大女兒嫁給一戶姓朱的人家,頭胎生下一個姑娘,姑娘長大后嫁到鶴崗,這就是我要找的表姐——朱春花。表姐結婚時,曾帶她丈夫來看過我父親。表姐的丈夫叫李國林,是個粉匠。李國林看我父親養了那么多豬,很是喜歡,說鶴崗是工業區,豬崽不好買,否則,他家粉坊的下腳料,就不用扔了,也能養豬了。父親聽后,挑了一公一母兩頭健碩的豬崽,送給了李國林。李國林回去一段時間后給父親來過一封信,感謝父親送他的那兩頭種豬,讓他家繁殖了一大群豬。

        這些事兒,母親講過,但我并未留意,甚至對這位表姐和表姐夫,腦海中也沒有什么印象。表姐真像父親說的,見到信就會收留我么?或者,這么些年了,她家有沒有搬走,搬走了我又怎么辦?

        我沒有一點把握。

        一路打聽,我找到了南山礦。所謂南山礦,就是一片破敗的貧民區。一座座房子大小不一,長短不齊,房挨房,房擠房,散亂無章地堆在這片骯臟的山坡上。同樣,這里的煤灰更多,臟亂的街道上,煤灰鋪有兩三寸厚,踩上去,正應了一句東北土話,暴土揚場的。這樣的地方,似乎并不影響人們的生活,煤灰里,也長出了瓜果蔬菜,很多豆角蔓上雖然掛著一層厚厚的黑灰,居然也開花結角了……更奇怪的是,這樣大的煤灰,一些人似乎有意要突出自己的亮色似的,很多婦女穿得大紅大綠,弄一張小板凳坐在門前,在黑灰中展覽著自己。這些婦女,或納著鞋底,或織著毛衣,或摘著菜幫,眼睛不時地打量著路人,讓人想到蒲松齡在《嬰寧》里的描寫的“個兒郎目灼灼似賊”那句話,但這些“個兒郎”都是女的。我向一位“目灼灼似賊”的婦女打聽李國林家,這位婦女很熱情,熱情到有些過份,說:“打聽他家干啥呀?上我家得了?!睆乃舳旱难凵裰?,我明白這種熱情并非善意,趕緊頭也不抬地離開了。后來聽表姐說,解放時,哈爾濱、佳木斯一些妓女,不少都發配到了這里,嫁給了煤黑子。有些婦女在家中無事可干,又開始重操舊業……我在街邊看到的這些婦女,當屬此類。

        我在逼仄狹窄的街道里左轉右繞,問了一些人,都沒有找到表姐家,后來,繞上大道,見遠處一個瘦弱的女人拎著一包東西,正向我走來。女人穿得很樸素,感覺和那些花紅柳綠的婦女不是一類,這才壯了壯膽子,向她打聽,沒想到,打聽對了,走來的婦女不是別人,正是我的表姐朱春花。

        表姐三十多歲,長得很瘦小,顯得很干練,一雙大眼睛,總在眨來眨去,好像特別有主意似的。表姐聽我是牛家坨子張萬山的兒子,夸張地看著我,說沒想到,她離家時,我才這么高,現在成了一個大小伙子。她比比劃劃地講著,將我領到一處不大的平房前,告訴我,這就是她的家。

        表姐推開門,馬上咋呼開了,對屋內一個男人說,你看誰來了?

        這個男人,一定就是表姐夫李國林了。

        表姐夫處處突出一個“大”字,大個子大頭大臉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大屁股,兩只大手,足有蒲扇大小。不知道他用這兩只大手,拍打出多少粉條?不過,表姐夫也有缺點,有鼻炎,鼻下經常掛著鼻水,如此,堵塞了鼻孔影響了說話的聲音,一說話,帶有囔哧囔哧的共鳴聲。表姐和表姐夫還有一個兒子,叫大寶。大寶深得乃父遺傳,長得虎頭虎腦,才八歲就像個半大小子了,十分招人稀罕。

        表姐夫和表姐一樣,對我很熱情。聽我是張萬山的兒子,馬上提起我父親給她的那兩頭小豬。那是兩頭民豬,正宗的東北本地豬,“民”就是長得慢的意思,這種豬雖然長得慢,卻忍饑抗寒、耐粗飼,大的能長到千斤重……表姐夫說:“那頭母豬才添和人呢,每窩都下十幾頭豬崽,要不是合作化,我家他媽的早都有了養豬場?!?/p>

        表姐夫介紹完豬,表姐插嘴講起表姐夫的家世。表姐夫家開粉坊是世襲的,從他爺爺那一代便在鶴崗開粉坊,后來傳到他父親又傳到他,合作化后,他家的粉坊被沒收了,但表姐夫還在干本行,給公家漏粉。表姐介紹完粉坊,又抱怨她家的房子,說“原先,我們就住在粉坊里,那房子才大呢,這一歸公,將我們趕了出來,才住在現在這么小的地方?!?/p>

        表姐家的房子確實不大,三十多平方,中間用木板隔成了里外屋。外屋十平米是廚房,里屋是臥室,一鋪大炕占去了一半兒。我的到來,給他們添了不少麻煩。表姐指揮表姐夫,把大屋靠近窗子的兩個木箱移到廚房,用木板搭了一張臨時木床,也就是我的床鋪了。大寶感到新奇,在床上翻身打滾兒。

        晚間,表姐做了好幾個菜,張羅著我和表姐夫喝酒。我是第二次喝酒,有第一次和老師喝酒的教訓,沒敢多喝。

        說到此行目的,我沒敢說是逃出來的,只是說家鄉人都入社了,學生天天干活兒,我父親想讓我托表姐夫,在鶴崗給找個事兒干,哪怕下井也行。

        表姐夫當即反對,說:“下井是掙得多一點兒,但那哪是你能干的?要找活你就放心吧,有表姐夫在,不愁沒活干?!?/p>

        表姐在旁表揚表姐夫:“守義,你不用擔心了。別看你表姐夫是漏粉條的,看著不起眼兒,這活兒那才交人呢。整個鶴崗,誰不高看你表姐夫一眼?!?/p>

        我們嘮到很晚才睡去。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都起來了,簡單吃完早飯,大寶上學去了,表姐夫和表姐也去上班了。表姐也在粉條廠上班。家中只留下我來看家。

        一個人靜下來,百無聊賴,寂寞、空虛、孤獨像張大網般罩住了我,讓我茫然無緒。我又重新躺在廚房里的床上,望著水缸酸菜缸油乎乎的灶臺,望著一群蒼蠅嗡嗡飛著,腦海里跳來跳去的卻是學校里的一切……這些人,一個個就像都把腦袋擠在一個萬花筒里,不時變幻著模樣,一會兒是校長王大胖子,一會兒是工作組頭頭,一會兒是吊在校門上的老師,一會兒是和我一起出逃的譚賓,一會兒是牛淑芬、鐘玉花……當然,還有我的父母,父親那一臉的堅毅,母親那抹淚的樣子,最后,又定格在父親站在河岸上注視我的身影……我當時雖然看不見,但我知道,父親一定在夜色里站了很久很久,他的目光透過黑暗,透過風雨,注視著我如何來漂完全程,甚至是漂完我人生的全程……想到父親,我又想到了我自己,經歷了這場變故主,我還有未來么?但我還是想有未來,而未來,現在也只能靠表姐夫了。

        我來到表姐家一待就半個月了,表姐夫一直沒有幫我找到工作。

        每一天,我都在表姐家中待著,表姐不讓我出去,說南山礦這地方亂,不但有我看到的那些婦女,還有解放時很多胡子都藏在了這里,別看平時靜悄悄的,說不準哪里就鉆出一伙人,將人整死扔到礦井里……這地方這么亂?我也就只好耐心等待了。

        表姐和表姐夫配合默契。表姐夫找不到工作,表姐不怨他,只是安慰我,說快了,讓我不要著急。但我不能不面對現實,1959年的夏天,吃野菜、樹皮、草根的現象已經波及到了全國,表姐全家吃供應糧,三口人口糧九十斤,但在缺少副食的情況下,這些糧食填飽他們自己的肚子都難,何況又加上我這么個大小伙子。好在表姐表姐夫在粉條廠上班,近水樓臺,每天都能往回拿些土豆或涼粉,既當菜也當飯了。

        我天天數著日子,第十八天頭上,表姐夫一下班就囔哧著鼻子喊:“妥啦,守義。你小子有運氣。又上學,又掙錢,又教學。表姐夫給你全辦明白了,這回就看你小子的本事了?!?/p>

        表姐夫云山霧罩的,半天我也沒弄聽明白。表姐看我愣在那兒,解釋說:“礦務局耿科長愛吃涼粉,經常買。你表姐夫求她幫你找工作,她今天來說,礦務局要招收五十名教師,但要考試和培訓,培訓三年,培訓時發工資,畢業后安排在礦區學校教學。不知你有沒有把握考上?如果覺得行,明天上午去教育科找耿科長填表?!?/p>

        聽完表姐的話,我十分高興,說道:“行,肯定能行。我會考上的?!?/p>

        第二天早晨八點,我找到礦務局教育科,來到耿科長辦公室。

        表姐講的耿科長是個女人,二十七八歲,皮膚白嫩,眼睛清澈,長得很漂亮。耿科長聽完我的來意,態度和藹地問我:“聽李師傅說你是初中生,你愿意在教育事業上干么?”

        “愿意?!?/p>

        “你多大了?”

        “十六周歲,已經十七了?!?/p>

        耿科長的眉頭輕輕皺了一下,又松開了,若有所思地說:“十六就十六吧,按要求是小了點。你是來報名的人中年齡最小的一個,對了,還有一個女孩叫謝玲,也和你同歲。就破例收下你倆吧?!彼f給我兩張表格,說道:“回去把這兩張表格填好,明天給我送來。好好準備功課,后天來教育科考試?!?/p>

        我高興地離開了耿科長。往回走的路上,我猜想會考什么樣的試題,難度大不大?令人奇怪的是,腦海中老是浮現耿科長的影子,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愛吃表姐夫漏的粉條呢?

        考題都是初中課程,很簡單,我答得很滿意,考的分數也高,被礦務局錄取了。讓我意外的是,宣布錄取名額時,耿科長把錄取通知書交到我們手上,還宣布了一個更好的消息,說,礦務局體諒我們,怕我們有困難,當天就給我們發放糧票和伙食費?;锸迟M三十六元五角,糧票三十二斤,以后這就是我們每月的標準了。

        我把錢和糧票揣進兜里時,心里樂開了花,立刻精神了。因禍得福,我也能掙錢了。

        這時,耿科長說的那個女孩謝玲,滿面含笑地走了過來。這是一個會笑的女孩,彎彎的眼睛不笑也像笑,笑起來,兩個深深的小酒窩溢滿笑容,感覺隨時都會濺出來。謝玲大人似的自我介紹:“張守義同學,你好,我叫謝玲。認識一下好么?”她邊說邊伸過白嫩細膩的小手,我握住她的手,心里一陣狂跳。從耿科長說過有一個和我同齡的女孩開始,我就留意她了??紙錾?,我們隔著兩排,斜對角坐著。耿科長點她名字時,我注意看了看她,當時就有眼前一亮的感覺。謝玲長得太好看了。我沒想到,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主動將手伸給了我?我正在想入非非時,一低頭,發現她的手我仍然握著呢,不由面紅過耳,慌亂地說:“你……你好,對……對不起,把你握疼了吧?”

        謝玲好像沒什么感覺,滿面含笑地看著我,老朋友一樣問道:“想什么呢,這么入神?”

        “我經常走神兒,請你原諒。對了,你對市里熟悉不?我想請你當向導,買點東西?!?/p>

        謝玲爽快地答應了。

        我想給囔哧鼻子表姐夫買兩瓶酒,給大寶買一斤糖果。謝玲陪我走了幾家食品商店,但是,就是這兩樣最平常的東西,卻讓我們費盡周折,所有商店一個口徑,扔來句“憑票供應”就完了。

        我感到失望,諾大一座城市競然買不到兩瓶酒。

        謝玲鼓勵我:“沒關系,一定能買到,我們往城邊走走?!?/p>

        我們走到城邊一家叫新曙光的食品商店,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新曙光商店,曙光并不多,店內黑乎乎的。兩個女服務員站著閑聊,一個老頭坐著打瞌睡,三五個閑人聚在柜臺外,東拉西扯著,不過是找個地方放放屁股。商店里顯得冷清、空曠。謝玲讓我在一旁等她,說,這回看她的。謝玲徑直走到賣酒柜臺前,和那個半醒半睡的老頭連比劃帶說,滿臉噴笑,似乎那個老頭就是她的親大爺。謝玲講了一會兒,老頭兒緊繃的臉松動了,眼睛亮了,不錯眼珠地看著謝玲,一會兒,從柜臺里拿出兩瓶酒,又從瓶子里倒出一堆糖果秤一斤包好,遞給謝玲。我趕緊上前付錢。

        走出新曙光商店,謝玲滿臉都是得意。我問她和老頭講了什么?她一臉詭秘,說道:“不告訴你。達到你心愿就行了唄,你管怎么買的?!?/p>

        我不得不佩服這精靈鬼怪的城市女孩兒。

        回到表姐家,我獻上了兩瓶酒和糖果,小心翼翼地拿出錄取通知書,心里很得意。

        看我考取了,表姐開心地笑著,表姐夫對兩瓶酒更感興趣,拿在手中,翻過來調過去地看著……那時還沒有假酒一說,表姐夫自然不是檢查酒的真假,只是他看酒的眼光有些發綠。

        表姐夫看完酒,這才想到我考取了,囔哧著鼻子道:“你小子不懶,三舅把你打發來,就看出你是個苗子。行,我馬上給三舅寫信,告訴他,我在這里幫你找到了工作,讓他放心?!?/p>

        我知道,表姐夫想給父親寫信表功,但在這時候卻是萬萬不可,但我又不能把我逃離出來的事兒講給他,只能搪塞說:“信我一會兒寫,讓他好好謝謝你?!?/p>

        表姐夫道:“那倒不用。只要你小子好好上學,別惹出麻煩,就算對得起你親爹了?!?/p>

        我能考取,表姐表姐夫比我還高興,表姐特意做了兩盤菜——一盤炒土豆絲,一盤炒野菜,另外,還有一盤大醬,一把小蔥,我便陪表姐夫喝上了酒。表姐夫對酒的興趣很濃,喝了兩杯后,情緒上來了,講他的家史,說他爺爺偽滿洲國時帶著兩個兒子來到鶴崗,在此漏粉燒酒,買賣開得很大,整個鶴崗全喝他家的燒酒吃他家的粉條……表姐夫喝多了,念念不忘過去,沉浸在偽滿洲國的幻象中……我沒有打攪他,從他那里,我知道了很多現在還不讓說的以前的事情。

        晚上躺在床上,看著黑乎乎的天花板,我興奮得難以入眠。想到表姐夫說要給父親寫信,告訴他這一好消息,我又何嘗不想呢,可想到父親在河邊對我的囑咐,“不論你在外面是好是壞,都不要往家里寫信?!毕氲酱?,我的心又沉到了谷底。

        就在這時,不合時宜的事情發生了。

        我還沒有睡著,表姐住的里屋炕上便發出了咣……咣……咣嘰……咣嘰……咣咣嘰……的聲音,聲音由小到大,越來越大,簡直就是震耳欲聾。我知道那是什么聲音。我真后悔買了那兩瓶酒,把囔哧鼻子表姐夫燒得忘乎所以,他正不顧一切地發泄著他的欲望呢……我緊緊裹住腦袋,什么也想不下去了,心里卻在擔心:人高馬大的表姐夫,會不會把瘦小的表姐壓碎了?但我從表姐興奮的呻吟中,知道她還活著……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