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現實小說 >東北盲流往事 > 第十三章 狗日的糧食
        第十三章 狗日的糧食
        作者:金格林   |  字數:2886  |  更新時間:2021-06-04 11:12:50  |  分類:

        現實小說

        時光過得很快,學校操場上的幾棵老楊樹,幾天前還是一片翠綠,轉眼間,就變成了一片金黃,在秋風撕扯中,一片片葉子嘆息著飄落了下來,飄得滿地都是,似乎在告訴人們:秋天到了,冬天馬上就要來了。

        在這個由夏天轉入冬天的過程中,我們的大雜燴教師培訓班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一是鄭老師和她工業局局長的丈夫離了婚,再一個,班上陸續有十幾名同學都退了學。退學的原因主要是饑餓。我們的糧票由原來的三十二斤,歷行節約掉四斤,變成了每月二十八斤。在缺少副食的年代,這些糧食實在填不滿大家圓滾滾的肚子。那些退學的同學也是為了肚子,有的去礦上當了礦工,有的去林場當了伐木工,有的則回農村當了農民……總之,大家不論去哪里,都想找個能吃頓飽飯的地方。

        而我們身處其中的東北這座煤城,好像一夜之間,便被逃荒的人群占領了。那些操著南腔北調、衣衫襤褸、面黃肌瘦的人們,充塞在每一條大街小巷,那一聲聲撒心裂肺的乞討聲把城市的空氣都喊震顫了。大批逃荒人的涌入,使小城的治安遭到了嚴峻挑戰,各家各戶的衣服被子經常被偷,而更多被偷被搶的,還是那些能夠入口的東西,有些人家在城邊種了些小地,一夜之間,就被人給收光了,很多副食店也都遭到了搶劫,表姐夫的粉條廠,不僅粉條被人一夜間全扛走了,就連漏粉的土豆,也一袋袋給搬光了。表姐夫氣得在家大罵:媽的,土豆都偷走了,我鼻涕再多,也漏不出粉來啊。

        大批逃荒人的涌入,使這個礦山小城不僅人滿為患,同時也導致物價飛漲,土豆、蘿卜、大白菜等蔬菜,每市斤賣到三四元錢,難得一見的糧食也被運到黑市,每市斤賣到六七元錢。過去,一直自以為財大氣粗的工人老大哥,現在也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了,他們之間流行著一句話:七級工八級工,不如回家種壟蔥。

        我每月三十六元五角工資,也只能買十幾斤蔬菜,或五六斤玉米了。同學們見面的問候語,由過去很洋氣的“你好”,現在則變成了 “你餓么?”或者是“你還餓么?”

        教師培訓班,由教育科耿科長主抓,耿科長很負責任,隔三岔五總到培訓班看看,看到我們的伙食一天不如一天,一時間也沒了辦法,和同學們商量怎么辦?有家在農場的同學出主意說,現在正是糧食收割季節,農場收割時落下很多東西,不如我們自己去撿。耿科長一聽馬上決定,給我們放一周假,讓我們去附近農場搞小秋收,自行解決糧食疏菜問題。

        小秋收由陳嘉良倪春萍帶隊,工具自備,到了地點自由分散。住在本市的同學采取自愿,愿意去的就去,不愿意去的就不去。如此,除掉不去的我們還有三十人。鄭老師沒有和我們同去,臨行前,一再叮囑我們要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我們一行三十人,扛著從本市同學家借來的鎬頭、二齒子、三齒子,拎著土籃子,腰里揣著布袋,推著地排車就出發了。我們的隊伍很壯觀,按照學校體操的隊形排著隊,像學生又有很多年歲大的成年人,像盲流又穿得很齊整,像撿秋的隊伍又這么整齊龐大,一路上,很多人向我們投來了疑惑的目光,弄不明白這是一支什么隊伍?

        按照農場同學指點,我們去了新生農場。新生農場是一座很大的農場,半軍事化管理,農場職工都是一些勞教人員,很多都是從京城發配到這里的犯人,(刪去六十字)另外,一些刑滿釋放人員無處安排,又在此就業了。這些人每天被人押著,在此開荒種田,多年后,從公開的報刊中知道,很多文化名人當年都在這里關押過,如丁玲、艾青、聶紺弩、丁聰、吳祖光等……但當時不論是我,還是同學們,腦袋里想的只有糧食,或糧食的替代品——土豆,并沒有人去關心或者去想這里都關了哪些名人(刪去八十字)?

        真讓農場同學說對了,收割后的田地里,到處都是遺漏的糧食和疏菜,人們如此疏忽,并非這些地是犯人種的,有意遺漏,主要是東北的土地太博大了,又是機械化收割,抬高走低的,很多糧食都被落到了田地里。

        我們來到一片土豆地,這片土豆地很大,有十幾平方公里,除了地中間長著幾棵孤伶伶的樹外,或者有些地方露出幾塊搬不走的大石頭,余下的都是被翻開的黑土。土豆地里,已有一些先我們而來的遛土豆的人,三一伙倆一串的,各自為政,自己隨便找一塊地往下刨著,從土里尋覓救命的土豆。進了土豆地后,我們這些同學便自由散開了,謝玲和我寸步不離,山東秀才魯余糧和陳山月走到了一起。大家開始遛起了土豆。當地人,管我們這種撿土豆的方法叫遛土豆。這個“遛”字大有學問,也就是說,我們不能在地里死死地挨著往土里刨,要多走走,有些地方土層暄軟,被犁過了,被人刨過了,落下土豆的可能性就極少,有些地方硬硬的,或是犁鏵翻土時走飄了,只在土層上刮了一層浮土,土豆照樣還埋在土里。干了一會兒,我們就都找到了竅門兒,哪塊兒土硬便往哪兒刨。這樣的經驗很管用,有時找對了地方,一二齒子刨下去,就帶出來一堆白花花的土豆,有時刨到一個大大的土豆,我們會不由自主地發出歡呼聲,謝玲和陳山月還要對比一下,看誰刨的土豆大。

        夕陽西下時,我們在地中間已堆了很大一堆土豆,就在這時,我們前方出現了一幅不和諧的畫面:一位身材瘦弱的女人,臉色灰黃,好像正在生病,她背上背著一個兩歲多的孩子,孩子被緊緊用背帶綁在背上,孩子斷斷續續地哭著,但是女人并不理會孩子的哭叫,艱難地舉著二齒子,一下一下刨著,刨兩下,就蹲下喘會兒氣。女人身后,還跟著一個蓬頭垢面的小女孩,女孩三四歲模樣,吃力地拖著一個大筐,筐里有十幾個土豆,小女孩邊拖著筐邊往嘴里塞著生土豆??吹竭@幅畫面,我的心一陣顫抖。這時,謝玲和陳山月一聲不響,從我們筐里撿出二、三十斤大土豆,一下子全倒進了女人筐里,在女人驚訝的目光中,她倆逃離一樣跑了回來。

        太陽下山后,老夫子招呼大家收工,我們把土豆撿到袋子里,裝了滿滿一地排車,推著往回走去。

        路上,山東秀才魯余糧嘆息著說:“這XX怎么了,地里這么多吃的,大家怎么還挨餓呢?”

        老夫子提出了一個讓人不得不思考的問題??稍诋敃r,誰也回答不上來,甚至是能回答上來也沒有勇氣說出來。(刪除一百二十字)……就像我們遛的這片土豆地,如果是個人的,早撿得一個不剩了,哪還會落下這么多土豆。

        我們連續檢了六天秋,取得了豐碩成果,學校的大倉庫,讓我們撿的東西堆滿了,土豆、白菜、蘿卜、大頭菜、芥菜,還有少許的玉米和黃豆……雖然糧食少了點兒,但這些蔬菜,足夠我們吃一冬了。

        鄭老師沒有參與我們的小秋收,但每天晚上都來看我們,看到大家安全回來了,才放心回家。

        最后一天晚上,鄭老師又來了,她摸著陳山月和謝玲磨出血泡的手,說道:“同學們,你們小秋收很有成績。我看這一冬沒啥問題了。同學們都累了,明天就不要去了,好好休息一天,后天開課。還有一件事,本市不在班上吃伙食的同學,此次參與了小秋收活動,一會兒和陳嘉良商量,該你們分多少,你們拿回去?!?/p>

        鄭老師剛講完,陳山月馬上說:“鄭老師,同學們,我家在本市,也參與了小秋收。但我聲明,我不會往家拿一個土豆一個蘿卜的。家里再難,也好對付,我就算支持住宿的同學了?!标惿皆抡f完臉紅紅的,很激動。

        倪春萍好像落在陳山月后面有點不痛快,大聲說:“我和陳山月一樣,什么也不往家拿?!?/p>

        “我也一樣?!薄拔乙惨粯??!奔易”臼械耐瑢W,都喊出了“我也一樣”的話語。

        鄭老師帶頭鼓掌,同學們也跟著鼓起掌來。緩解挨餓的小秋收,把同學們的情誼拉得更近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