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戰神征天錄 > 第十章:驚聞惡耗
        第十章:驚聞惡耗
        作者:龍人   |  字數:2505  |  更新時間:2021-10-27 16:13:14  |  分類:

        玄幻小說

        這黑虎團伙也是倒霉,接連兩個核心成員都折在唐舟這個病號的手里。

        熊寶根的命是保住了,所幸電壓并不是很高,但也只剩進氣多出氣少。

        鄭松調取各門的監控,很快便發現熊寶根進入醫院的路線。

        是誰將這些原本都緊鎖的大門在這段時間里全部打開?

        這立刻引起了鄭松和老路的關注。

        他們調取了那一段的監控,看到的是一片黑屏,很明顯有人對監控系統做了手腳。

        這使得眾多警察們更尷尬了,仿佛潛在暗處的那只手,讓他們摸不著,看不見,對他們的職業生涯產生了巨大的挑戰。

        然而他們經過排查,從各個線索入手,也未能找到問題。

        現在似乎只能審熊寶根了。

        “唐醫生,很不好意思,監控有一段時間出現了故障,所以未能看是誰開的門……”

        柴敏將情況簡單地和唐舟講了下,有些掉面兒。

        倒是唐舟,看到柴敏有些尷尬的表情,無所謂地笑了笑,“或許這段視頻你們可以看一看!”

        他隨手將一個U盤遞給柴敏。

        柴敏微訝,但是還接過U盤,轉手交給了鄭松。

        她不知道唐舟是什么意思,但是直覺告訴她,唐舟應該是發現了什么?

        片刻之后鄭松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而后叫喚郝梅:“這個保潔你認識嗎?”

        郝梅皺了皺眉,對屏幕上的身影似乎有些印象,而后恍然道:“認識,劉嬸,今天是她值班?!?/p>

        “立刻找到她?!辈衩舫谅暤?。

        “這個劉嬸我有印象,你們先找到她吧,不過不要指望可能獲得更多的線索……”

        唐舟攤了攤手,這個保潔阿姨他是見過的,一個很樸實的婦女,平日里人緣也很不錯。

        如果說劉嬸是內應,他還真的有些不太相信,不過或許能通過劉嬸,間接找到指使之人也沒準。

        劉嬸的電話很快打通了,她已經下班回家了,但是聽到院里有事找她,她還是很快趕了過來。

        差不多等了半個小時,劉嬸出現了。但當她發現等她的是一群警察,嚇得發顫。

        劉嬸畢竟農村來的,對警察有著天生的敬畏,才開始詢問,便全都給倒了出來。

        事實上劉嬸自己也不清楚打開這幾道門有什么意義,但是她卻不敢不做。

        因為有人綁了她的兒子,然后和她說,只要她在下午下班之后,打開倉庫和貨道的幾道門,就可以放了她的兒子……

        在電話里,劉嬸聽到了兒子的尖叫聲,最后電話那頭的人告訴她,在哪里拿到那幾扇門的鑰匙,然后一步步打開那幾扇門。

        而從頭到尾,劉嬸都沒有見過電話里的那個人,只知道對方的聲音很沙啞。

        打開門之后,劉嬸便給那邊回了一個電話,快速的回到家。

        當她看到自己的兒子安全回來,只受了點傷,便把心放到了肚子里,絲毫這不知道打開那幾扇門有什么意義。

        更不知道,那幾扇門居然是別人留給熊寶根,對唐舟出手的捷徑。

        反復審了幾次之后,柴敏覺得劉嬸應該不是說謊,然后又傳喚了劉嬸的兒子黃宏兵。

        這個剛剛從高中畢業的小青年,沒考上大學,便想來南都想找一份工作。

        今天出門正是想去面試,卻莫名地被人給抓了起來,他也沒有看清楚對方長著什么樣子,是直接被敲暈拖入一個黑屋子。

        然后那幾個人戴著鬼面面具,直接將他套上袋子扔下車,他拉開袋子的時候便發現已經在自己家門口了!

        與唐舟想象的一樣,從劉嬸口中并沒有發現更多的線索,很顯然,對方的操作經過了精心策劃,無跡可尋。

        但是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在醫院里必然存在一個與暗虎團伙通氣的內應。

        不然的話,劉嬸又怎么可能輕易拿得到鑰匙,那些綁架之人,又怎么可能會知道劉嬸的詳細資料。

        當然,從劉嬸口中沒有得到有效的消息,但是柴敏卻也找到了幾處破綻:

        一,這些鑰匙是哪里來的?

        就算是臨時配起來的鑰匙,那至少也需要從鑰匙管理者那里,拿到鑰匙做模才行。

        如果說那鑰匙是原配,那么,管理鑰匙的人員便十分值得懷疑。

        二,這個內應應該十分熟悉劉嬸家庭情況,畢竟劉嬸的兒子黃宏兵來南都,也只是最近一個多月的事情。而對方卻對黃宏兵的行蹤都掌握得如此清晰,這個人必然與劉嬸關系不錯。

        僅這兩點,可以讓柴敏他們收縮嫌疑對象的范圍,不過他們的對手應該也不是弱者,想要揪出這個潛伏的對象,估計也需要花不少的手段。

        抓兇手那是警察的事情,將熊寶根抓到之后,剩下的事情,唐舟自然是交給了柴敏他們。

        至于她們能不能夠破案,能不能找到暗虎團伙,能不能給唐舟一個交待,這不是唐舟能決定的。

        那些人警方通揖了這么多年,這次要不是唐舟,連二虎和熊寶根都很難落網。

        唐舟身上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他身體恢復的速度連自己都覺得可怕。

        就在唐舟怔愣的時候,新聞主播的聲音響起,“唐氏財團董事會主席唐漢權先生突發疾病去逝,引起唐氏財團權力交替,由唐漢權先生的長子唐天先生接任董事會主席,而唐漢權先生的妻子趙婷芳女士任執行總裁……”

        唐舟的腦子“嗡”地一下仿佛是有一顆炸彈炸了開來,他的目光驀然落在那正在播放的電視機之上。

        “不可能……這怎么可能……”唐舟怔怔地看著那電視上的播報,卻已經無心聽后面的內容。

        前幾天羅洪才給他送來了一張卡,還有南都醫藥集團的相關轉接手續,怎么今天就突發疾???

        這個世間很多人可能會突發疾病而死,但是他相信唐漢權不會,作為唐氏財團的董事會主席,一個千億財團的掌權者,以他這樣的身份,不說私人醫生,便是每年的全面體檢都會按期進行的。

        有什么病情早就知道了,又怎么可能會突發疾???

        突然之間,唐舟的心像是空了一般。

        無論他多么恨這個父親,但畢竟自己身上傳承著這個人的血脈,母親臨死之時曾勸他放下心中的恨意,只是他自己繞不過那個結罷了!

        其實他都明白,母親生病那會,他們最困難的時候,是唐漢權在背地里悄悄接濟他們,但他回避著這個事實。

        眼眶微微泛紅,唐舟迅速打開電腦,他覺得電視上說不是真的,他要自己查找真相!

        網頁上,幾乎頭條全都是關于唐氏財團的消息。

        唐漢權突發疾病,疑似腦部血管破裂,當人們發現的時候,唐漢權先生已經失去了生命特征。

        而唐漢權的喪事還未辦理,唐氏財團便立刻召開了緊急董事會,唐天臨時接任了唐氏財團董事會主席一職。

        各董事擔心唐天的經驗不夠,便提出由唐漢權的夫人超婷芳女士,任財團執行總裁,處理日常事務。

        幾乎在兩天之內,整個財團內外仿佛瞬間變了天。

        還有消息稱唐家老太爺唐定波先生因喪子之痛而病危,已經送到了京都南山醫院重病監護病房觀察。

        唐氏財團的官網上也發布了仆告,并確定了出殯的時間……

        唐舟看到這些消息之后,頓時失神了,兩行眼淚緩緩地滑了下來,在前幾天他還收到了父親和唐老太爺的禮物。

        那張卡他至今都沒有打開過,可是這才幾天,便收到了這樣的消息。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