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戰神征天錄 > 第十五章:東方集團解約
        第十五章:東方集團解約
        作者:龍人   |  字數:3377  |  更新時間:2021-10-27 16:13:14  |  分類:

        玄幻小說

        “他是東方集團的季春明季總……”周松的臉色有些難看,不過還是簡單地介紹了一下。

        “你就是因為這個小子才把季某晾在一邊的嗎?呵呵,真是貴客啊,希望你們不要后悔?!奔敬好骼淅湟恍?,而后頭也不回地離開。

        “季總,希望你們能夠再鄭重考慮一下,我們已經給出了最大的誠意!”周松揚聲道。

        “不夠!”季春明直接離開了。

        “這是怎么回事?”唐舟的神色也有些清冷,這個人在南都制藥集團里居然也這么囂張。他今天可是第一天來南都接手,就遇到這樣的事情。

        “東方集團是我們南都制藥在越東省最大的分銷商,他想要我們給他們的供貨價再下調百分之二十!這根本就不可能……”周松肯定地道。

        “為什么?一下子下調百分之二十?他哪里來這樣的底氣?”唐舟也有些傻眼了,這是什么意思,藥品的利潤是比較高那不錯,可是對于這些省級的頂級供貨商來說,他們的供貨價格并不算是太多,畢竟市場層層分銷,還有要打入各大醫院,那是需要各項公關費用,在這種情況之下,制藥企業提供給總代的價格里,利潤也不算是特別高,畢竟在全國范圍內許多藥品并非是獨家生產的,競爭壓力也同樣巨大。

        “因為他們說天都制藥可以給他們更低的價格……但我想就算是天都就算是供貨也不可能比我們低百分之二十,不過,天都的藥品品類比我們要略有優勢,尤其是幾款國外的特效藥,他掌握著進口權,之方面這或許是讓季春明動心的原因,只是我不明白,藥品行業之中,這種公然殺價的事情,對天都制藥又有什么好處……”周松神色凝重地道。

        唐舟的眼里閃過一絲凌厲之色,深吸了口氣,才淡淡地道:“周總你先談吧,如果實在是不行,我們也只能找其它的代理了,這世間沒有虧本做生意的,至于天都那邊,也可以讓人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說完,唐舟的心中卻也升起了一絲莫名的怒氣,畢竟今天是第一天來南都制藥,他自然是不會發表過深的意見,他也想看看周松會怎么處理這件事情,至于虧本的買賣,那是不可能的。而另一個可能他并沒有說出來,天都制藥是趙家名下的企業,以前天都制藥都不曾做出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可是為何現在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這讓唐舟覺得是不是趙婷芳已經知道南都制藥被唐家送到了自己的手中。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么趙婷芳這個女人太可怕了,她是真的想要將自己的一切扼殺搖籃之中啊,根本就不給他任何成長的機會。那么,天都制藥的攻擊可能只是第一步,也許還會有第二步,還會有更多的暗手使出。所幸南都制藥被羅洪全資收購了,所有的股份都在自己的手中,就算是還有百分八的股份在散戶的手中,那無關大局,所以趙婷芳想要在股市上耍什么手段,毫無意義。

        至于南都的事情,唐舟這幾天也無心關注,因為他還需要去一趟京都,他的那個便宜父親要出殯了,哪怕他不曾被唐家承認,可是這血緣的關系斷不了,他也得前往送其最后一程。

        ……

        南都制藥大廈在南都并不算是多高的建筑,地面之上十六層,而地底之下,卻有四層之多。其中地下兩層為地下實驗室,只有獨立的電梯才能夠通向負三層,負一層是停車場,負二層則是倉庫。

        而在十六層的頂部平臺之上又單獨建立了兩幢獨立的復式樓,如同高空別墅,樓頂植上了各種花草,如同一片花園。十六樓沒有電梯直達,必須通過十五樓經樓梯而上,不過十五樓的樓梯口有專門的防盜門,這里畢竟是董事長和總裁們辦公的地方,安保力量是最強的位置之一,另外各出口的攝像頭多角度安裝,因此,對于十六樓的安全,唐舟還是十分滿意的。

        安排好住處,剩下的自然是對唐舟的實驗試的要求,不過實驗室所需要的設備和儀器,在南都制藥集團里有一些有,而還有一些可能需要另外采購,這個實驗室的建立估計需要至少需要半個多月的時間,畢竟有一些儀器在國內還沒有,必須從國外進口。不過既然唐舟列出了清單,周松自然是不會否定。

        安排好臨時的住處與實驗室之后,唐舟第二天便乘顏青幫訂的航班飛往了京都。因為次日便是唐漢權出殯之日。唐舟自然是不能夠直接進入唐家,趙婷芳也不允許這么一個沒有被唐家認可的私生子進入唐家大門,所以,一切的行事只能悄悄進行。

        另外,唐舟甚至懷疑暗虎團伙之所以對他追殺,那幕后的兇手,甚至有可能就是趙婷芳母子二人,是想要清除掉他這個唐家繼承人的威脅,所以,他更不能在京都暴露自己的行蹤,那里可是趙婷芳的地盤,無論是趙婷芳控制的力量還是趙家的力量,對于唐舟來說都是龐然大物,就算現在他獲得了南都制藥集團,也算是億萬富豪了,可那畢竟是剛剛接手,他一沒有人脈,二沒有底蘊,僅僅一家企業而已,剛剛進入富豪的圈子,就像是一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嬰兒,又怎么可能會是那些在商海之中獵殺了幾十年的老狐貍的對手。因此,他現在做的事情就是低調。

        當然,除了南都制藥集團之外,那張羅洪送來給唐舟的卡里同樣有一筆讓唐舟目瞪口呆的錢,。

        以前唐漢權也會給他母子轉一些生活費,但那通常都是幾萬塊,十幾萬而已,所以在羅洪交給唐舟這張卡的時候,唐舟根本就沒有在意,以為最多也不過百來萬而已,以他現在在醫院的地位,百來萬對于他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他接下來了,可是當他昨天查了一下卡里的余額的時候,他禁不住有些傻眼了。那張卡里不是一百萬,也不是一千萬,而是整整十億!

        是的,唐舟以為自己看錯了,可是很快他就知道,這不是錯覺,數據是不會騙人的,他再三確認之后,的確是十億。

        十億的現金流,對于南都制藥集團這樣的企業來說都是一筆十分可觀的數字,當然,唐舟不會將它拿來投資南都制藥。只是他有些奇怪,為何父親會突然之間將這十億現金流交給自己,再聯想到老太爺突然之間送一家近百億市值的制藥集團給自己,而后不幾天,父親暴病而死,唐老太爺又進入了重癥病房一直昏迷不醒,隨后又有殺手前來刺殺自己……這一切似乎有太多的疑點。

        如果將這前前后后的事情聯系在一起,唐舟覺得或許是老太爺和父親一早就已經覺察到了什么異常,而自己這里,不過只是其留下的后手,當然,他無法揣測父親的意圖,畢竟他已經死了,可是因為這家企業和這一張十億現金的銀行卡,他瞬間被卷入了唐氏風暴之中去了。換作他是趙婷芳,只怕也會想要悄悄地干掉自己,然后拿回這一筆被唐漢權和唐老爺子送出去的財富吧!

        因此,唐舟飛抵京都,無比低調,甚至都化了妝,看上去已經與他之前的模樣有些差距,更像是一個旅行的吊絲,毫不起眼!

        唐漢權的葬禮早已公開,畢竟身為唐氏曾經的掌舵人,哪怕是在京都這龍虎聚會之地,也同樣有著極大的影響力,所以,在唐氏的官網仆告里已經說得很清楚。

        唐舟沒有通知京都的南都制藥分公司的人,下了飛機之后便直接叫了一輛出租車,然后十分低調地選擇離唐家公館最近的酒店住了下來。在京都他并沒有多少朋友,雖然有一些同學在,可是現在他的身份不適合直接露面。

        開好房間之后,唐舟便直接宅在房間之中,有一臺電腦,然后拉上網絡,作為標準的宅,這似乎也是一種享受。當然,突然之間變成了富豪,他似乎在角色上還沒有真正的轉變過來,畢竟以前雖然是天才,也就是一枚吊絲而已,另外則因為惜命,不得不變得更低調一些。

        “叮、?!笔謾C鈴聲打斷了他看那份基因研究的神秘文件的思緒,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卻是一個陌生電話。

        微微猶豫了一下,他的這個新電話號碼保存的好友還不太多,許多電話都遺失了,只能在自己的企鵝號同學群里留下新號碼,想了想,還是接通了。

        “你好,我是唐舟,你是哪位?”

        “柴敏,你現在在哪里?”電話那頭響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唐舟微怔,不過也就釋然,柴敏知道他的電話并不奇怪,不過他竟然沒有保存柴敏的電話,想想,也覺得自己好像很木頭的樣子。

        “怎么了?有什么事嗎?我現在在外地有些事情,可能過兩天回來!”唐舟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實話,不過他不會沒有告訴對方自己在京都。

        “你怎么去外地了?萬一出事了怎么辦?”柴敏的音調變得高昂了起來。不過很快又壓低了聲音:“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我告訴你暗虎還沒有被抓住,那個渣土車司機并不是暗虎,只不過是一個癌癥晚期的賭徒,他不愿意交待,而且他已經與家人離婚,孩子跟了前妻……據我們調查,此人可能在外面欠了一筆巨債,可是在與妻子離婚之后,竟然還給妻子留了二十萬現金,估計是有人利用其將死之事,讓其出手!”

        唐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這個想殺他的人還真的是很惡毒,一個將死之人最后的瘋狂,估計為了自己的孩子和老婆,死都不肯說出真兇。不過他似乎太天真了,以為離婚了,老婆孩子就安全了嗎?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憤怒,想到小劉的慘死,他覺得有必要回南都之后去見見這個人。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