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戰神征天錄 > 第二十三章:我也可以是惡魔
        第二十三章:我也可以是惡魔
        作者:龍人   |  字數:3430  |  更新時間:2021-10-27 16:13:14  |  分類:

        玄幻小說

        柴敏的電話里并沒有什么新事物,只是擔心唐舟的安全問題,而暗虎團伙的事情并沒有什么新的進展。雖然醫院里的內應已經有懷疑的目標,可是在沒有絕對的證據之前,他們也不能隨便抓人。

        對于警方辦案的力度和能力,唐舟沒抱太大的希望,這么多的線索,到現在一個由他們單獨行動抓住的人都沒有,只是鎖定了一些懷疑的目標,看起來倒是依法依規辦事,可實際上是效率堪憂。只不過對于南都市局來說,至少暗虎團伙里五個主要成員有兩個落網,還有一個死亡,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成績,可是那一場慘烈的車禍造成的影響也讓他們難以收場。

        至于柴敏所說讓唐舟去領取賞金的事情,唐舟還真沒有怎么放在眼里,暗虎團伙中的二虎和熊寶根的懸賞最高,每個人都是懸賞十萬的重犯,至于瘦猴卻是只有五千,在以前,這筆錢他還會放在心上,但是現在,他不覺得有什么意思,當然,以警方那辦事的效率來看,這筆錢他必須得領出來,如果效率高的話,他不介意將這點錢捐給警方,可是現在他很失望,該拿的懸賞一毛也不能少拿。

        唐舟決定先去市局看看,把錢領出來再說。

        柴敏領著唐舟辦了一些手續,然后簽了幾份字,于是領了二十萬塊,看得警局里的那些警員們十分眼熱,不過眼熱唐舟也沒有意思一下,這可是他拿自己的小命冒險換來的。至于瘦猴的事情,并不是他一個人出手的,所以那懸賞沒有給他。

        “把這些幫我轉交給小劉的家人……”拿著二十萬,唐舟只是過了一下手,便將它交到了柴敏的手中。

        柴敏不由得微微一怔,連老路和鄭松他們也臉色微變,氣息微微有些急促起來。

        “這些全交給他的家人嗎?”柴敏再一次確認。

        “是的,全部給他,我不希望挪作他用!”唐舟想到死于車禍之中的小劉,有些可惜。警方雖然也有些撫釁金,可是對于一個失去了家中支柱的家庭來說,那也不過只是杯水車薪。

        “我代小劉的家人謝謝你……”柴敏感激地道。

        “謝謝你……”鄭松和老路等人也走了過來,拍了拍唐舟的肩膀,這話是由衷的。雖然這二十萬不是給了他們,但是小劉是他們的同事,更因公致死,他們內心之中也有更多的愧疚,只不過作為警員,他們的工資本就不高,能力有限,而唐舟的這二十萬竟然一分不取地全都捐給了小劉,這讓他們覺得心中溫暖。

        “不過我有一個要求,我要單獨見一見那個渣土車司機!”唐舟深吸了口氣,斷然道。

        “你要見他干嘛?”柴敏微訝。

        “你們警方辦事講究證據,也有所顧忌,但是我不一樣,小劉因我而死,我不管他之前做了什么安排,覺得自己一死了之就可以逍遙法外,可以安枕無憂了嗎?這世間哪有這么好的事情!”唐舟冷冷地道。

        “你不能亂來……”柴敏臉色一變,但是老路卻扯了柴敏一下,直接對鄭松道:“帶唐醫生去見見他!”

        柴敏有些猶豫,但是老路的神情堅定,她也只能輕輕地嘆了口氣,只希望唐舟不要亂來,她又怎么會不知道老路和鄭松他們內心憋屈,那個混蛋害死了小劉,一次撞擊不算,又回頭二次沖撞,可是對方已經先一步離婚,更將所有財產轉移給了妻子兒女,一分錢的賠償都沒有,本來就已是將死之人,就算是判處死型又如何?還要浪費一顆槍子,這確實是讓他們無比憤怒卻又無可奈何。他們是執法人員,自然是不能夠做出一些過激的事情,但是他們卻希望有其它的人來幫他們做這事情,所以,現在唐舟提出這個想法,對于他們來說,卻是正合心意的事情,他們完全沒有理由阻止。

        柴敏也有些無奈,渣土車司機自知自己必死,而且為了子女和妻子他咬定不松口,而以他身體的狀況,根本就經不起用刑,一旦審訊力度過大,很可能直接就死亡了,那不僅不會有結果,還得承擔后果。

        鄭松毫不猶豫地將唐舟帶到了審訊室,然后便將那渣土車司機帶了過來,一個干瘦干瘦的中年人,頭發或許是因為化療的原因,差不多都快掉光了,眼神里帶著幾分死氣,顯然是已經開始等死了,對于這種人,就算是警察再怎么厲害也沒辦法。

        “今天換了個新面孔嘛,不過沒用,我什么都不知道!”渣土車司機很是囂張地道。

        “你們都先出去吧,幫我把監控關了!”唐舟對著鄭松等人揮了揮手,很平靜地道。

        “呵,關監控啊,怎么,準備對我用刑,沒關系,你早點把我弄死最好了,省得老子天天病痛折磨??!”渣土車司機不屑地笑了笑。

        “沒事,你叫洪青山吧,我不打你,也不罵你!”唐舟冷笑了一下。聽到了審訊室的門關門的聲音,他知道這些人都出去了。

        “怎么,莫不是要和我聊天啊,沒事,哥我很閑,關得正悶呢!”洪青山一臉戲謔地道。

        “嗯,我知道,最慘莫過于一死嘛,人死了,一了百了,你反正也是孤家寡人一個,老婆離了,孩子跟了老婆,無牽無掛……估計你兒子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的,你也無所謂,人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不是嗎?”

        “你什么意思?”洪青山的臉色頓變,他隱約從唐舟的話里聽出了一絲不一樣的味道。

        “沒有什么意思,我今天啊經過延安路市七中的時候,剛好看到有一群孩子打架,現在的孩子啊,真和我讀書的那時候不一樣啊,打起架來真夠兇狠的,有個家伙竟然連刀子都動了,一刀下去,一個小孩一根手指頭就那么直接被砍掉了。那太殘忍了?!?/p>

        “哦,對了,你還不知道我的身份吧,我呢,不是警局的人,我其實是一個醫生,就是那個第一人民醫院的那個,也就是你開渣土車要撞死的那個醫生啊。你也知道我們這些醫生嘛,心善,看到孩子手指頭都被砍斷了,于是我就想啊,我現在趕過去想把那孩子送醫院去,幫他動手術,說不定手指頭還能接起來呢,只不過可能是那些孩子看到砍斷了手指,都嚇著了,全都一哄而散,那個斷了手指頭的小伙子也跑了,我追都追不上,于是我只好撿起了那根手指頭,想想,我到警局來還有事情,就順便帶過來了,這個,你要不要看看???我感覺那個斷了手指頭的小孩子,長的很像你哦!”

        “你……你不可以這樣做?”洪青山的臉色一下子蒼白了起來。

        “我做什么了?你別激動???我也沒對你做什么??!”唐舟故作不知地道,而后又道:“其實我一會兒還準備去市玄武區第三小學去一趟的,不過我想啊,那里的孩子都還小,就算是打架也應該不會動刀子,不過我聽說啊,最近南都城不安寧,很多壞人出沒,比方說你這個開車撞死人的啊,還有一些人販子啊,喜歡抓一些沒有爸爸的小女孩,然后賣到很偏遠的小山村給那些光棍漢家里做童養媳什么的,你不知道啊,那山里很多家里窮啊,老子的婆娘跟人跑了,帶著兩個甚至三個傻兒子的家庭也不少,他們唯一的念想就是給家里傳宗接代什么的,什么小媳婦從小培養,十二三歲就養著,你想啊,一家人光棍久了,見到老母豬都眉清目秀的,這要是有一個十二三歲的可愛的小姑娘被他們買回家了,你猜這一家父子幾個人會做些什么事呢?”

        “你這個魔鬼,你不可以這樣做……”

        “啊,你說什么?我沒做什么???我只是說啊,其實也沒什么,你知道那個古代和親不?那個中原的皇帝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到了突厥啊,嫁到了外族啊,那可是公主啊,他們還不是先伺候好了老的,然后老的動不了,他們的兒子一個個地接著成了為公主的丈夫啊,一代一代的,反正都是一家人,他們可不管這么多,所以說,咱們祖國地大物博,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的……哦,這個,我這人心善,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你,你要不要提醒一下你家里的人,讓他們要注意一點哦,沒有爸爸的孩子,沒有人保護,容易出事情的,對了,聽說你女兒好像今年十三歲啊,好像是三小的六年級五班吧,叫什么來著,洪小月吧……我見過照片,挺漂亮的一個小姑娘,如果真被人拐走了,那可就真可惜了!”

        唐舟很平靜地講著這一切,就像是朋友在聊天一般,不急不徐,可是當洪青山看著唐舟那臉上的表情的時候,他仿佛看到了一只正在向他獰笑的惡鬼。

        “你,你究竟要干什么?”洪青山的心思禁不住地隨著唐舟的話產生了無盡的想象,他感覺如果真的事情像唐舟所說的一樣,一點點地發生了,那么,他無法想象。

        “我要殺了你……”洪青山猛然起身,可是他的身體卻被拷在了固定在地面上的椅子上,根本就掙脫不了。

        “哎呀,你這人怎么這么嚇人啊,我好怕啊,我怎么感覺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是那個砍人小孩手指的壞家伙啊,你看,這手指頭,連根都砍下來了,這手指頭好特別,上面還有一個藍黑色的點點,估計是小時候被藍墨水的鋼筆扎過了吧。留下了這個記號……好特別哦!”唐舟突然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小的盒子!眼睛里更多的是如同豺狼般的兇狠,然后對著洪青山的耳朵輕輕地道:“我不是警察,所以,我不需要和想殺我的人講規則,只有一點,誰想殺我,那我會殺他全家,當然,如果你乖乖配合,告訴我誰讓你這么做的,或許,我可以留你家人一命。你可要想好了哦,這斷了的手指頭如果在二十四小時內沒有做手術接回去,便再也接不上去了!當然,你也可以什么都不說,然后在某個山村里便多了一個小小的童養媳哦!”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