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戰神征天錄 > 第二十四章:彭繼昌
        第二十四章:彭繼昌
        作者:龍人   |  字數:3745  |  更新時間:2021-10-27 16:13:14  |  分類:

        玄幻小說

        “胡鬧……”彭繼昌沉著臉看著審訊室里洪青山那幾近崩潰的樣子,不由得十分惱怒。

        “誰讓他去審洪青山的?不知道重要證人是不可以隨便與人見面的嗎?”

        “這個,彭局,是我讓他進去談的?!辈衩粽鹪?,老路卻搶著開口了。

        “我也同意了……”柴敏自然不會讓老路一個人擔責。

        “是我將洪青山帶過來的……”鄭松也插了一句。

        “我們都有份!”不只是他們三個,其它的幾位警員也都應了聲,在他們看來,洪青山現在那幾近崩潰的表情讓他們大感痛快,這樣一個殺人兇手,而且死者還是他們的同事,唇亡齒寒之下,他們早對這個殺了人還囂張無比的洪青山恨之入骨,只不過他們是執法人員,不能感情用事,可是對一個已經生命倒計時的癌癥晚期的人來說,他們打又不能打,所有的手段都沒有用處,所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種挫敗感。

        原本他只是讓唐舟進去試一試,可是卻沒想到,唐舟進去只是說了一通話,這個洪青山就差點要崩潰了。他們自然是心中感激了。

        “你們……知法犯法……”彭繼昌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罵了一聲,不過見這么多人都開口了,他自然是不好再說什么,畢竟眾怒難犯,他也知道這些人心中有氣,只好斥道:“把監控都給我打開!”

        鄭松不由得看了一眼老路和柴敏,兩人只能點了點頭,畢竟彭繼昌是市局副局長,是他們的長司,領導都這么說了,他們只能打開監控,當然,他們也想知道,唐舟究竟和這個家伙說了些什么,竟然讓對方幾近崩潰。

        “你這個惡魔……你是個魔鬼……”洪青山嘶吼著,但是卻無法離開位置,張牙舞爪地想要撕碎唐舟,可是唐舟的臉只是隔著他的手掌十幾公分,洪青山無論如何努力都夠不上。

        “你知道,每個人的心里都藏著一個魔鬼,若非如此,你又如何能夠如此狠心,撞了一次不成,又回頭再撞第二次?那也是一條生命,活生生的生命,你不知道吧,那個警官叫劉遠,他還有一個剛剛結婚兩年的妻子,還有一個只有幾個月大的兒子,本來他還可以不死,可是是你!另外我再告訴你一個數據,那一天,因為你,那一場重大交通事故里,還有五人重傷,十幾個人輕傷,直接損毀的車輛價值幾百萬,可是卻為了你的一己私欲,讓這么多人承擔損失,你就不是魔鬼嗎?”唐舟的聲音越發冰冷。

        “你也有妻子,你也有兒女啊……他們知道他們的丈夫,他們的父親是一個魔鬼嗎?好了,話就不多說了,你的時間可不多了,再給你一分鐘的時候考慮一下,我一會兒還要去第三小驗呢!”唐舟站直了身體,整了整衣衫,一下子變得很平靜,他桌上的那個小小的盒子里有一截血糊糊的手指,隱約可以看到指頭關節處有一絲青黑色,只不過唐舟還是很隨意地將盒子給合了起來,然后揣在口袋里。卻把洪青山的心都給揪了起來。

        審訊室外的眾人沒有聽到唐舟之前與洪青山之間的對話,可是當他聽到唐舟剛才的話時,他們禁不住對這個年輕人更多了幾分好感,要知道,就在十幾分鐘之前,這個年輕人將二十萬毫不猶豫地捐給了小劉的家人,只憑這一點,就足以讓他們視為自己人了。

        彭繼昌的臉上陰晴不定,在猶豫要不要此刻進去,而當他看到洪青山的表情里寫滿了屈服的時候,心頭猛然一顫,在幾乎所有人都沒有防備的情況之下猛然推開了審訊室的門。

        審訊室內的唐舟不由得一驚,有些不悅地扭頭看了一下,不過他并不認識來者。

        “彭局,救我,救我……”看到彭繼昌闖入了審訊室之中,原本幾近崩潰的洪青山似乎一下子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呼出聲。

        唐舟不由得呆了呆,看了看彭繼昌,又看了看洪青山,一時之間臉色鐵青。

        柴敏和老路等人也急忙趕了進來,他們正欲解釋,可是聽到這洪青山如此呼喊,剎時也不由得石化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彭繼昌的身上。

        原本彭繼昌是想要進來喝止唐舟的審訊的,可是洪青山這個時候被唐舟的誘逼得失去了清醒,脫口而出的話頓時將他陷入了尷尬的境地,一時進退失拘之感。

        “亂叫什么……你這個殺人兇手,誰也救不了你!”彭繼昌狠狠地瞪了洪青山一眼,大聲喝斥道,那臉色一陣青一陣紅,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唐舟見過彭局長……”唐舟這個時候哪里還會不知道眼前這個人的身份,雖然洪青山的那一句脫口而出的呼救讓他心有疑惑,但是正常的禮貌還是需要的,畢竟這里是人家的地盤,他又不是警隊的人員,原本是無權審訊的,自然得給對方面子。

        “你就是唐舟,我可要批評你,這里是警局,我們警方辦案也是要講規矩的,此人是重犯,是不可以輕易與外人相見的,念在你也是受害者,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現在你先出去吧,非警務人員不能插手此事!”彭繼昌直接下了逐客令。

        聽到彭繼昌的話,唐舟的臉色一變,而柴敏等人也有些不解,甚至是臉色陰沉。

        “彭局長這話就說的不對了,我可不是外人,這個人要殺的人是我,我是受害者,作為受害者,我有權知道真相,難道不是嗎?”唐舟不客氣地回應了一聲,從洪青山那脫口而出的那一句話中,他已經覺得有些不對了,而現在這個彭局長的這個態度,更讓他覺得可疑,警方這么長的時間都沒能讓這個案件多點進展,他本就覺得效率太低了,那么如果真的是警方內部出了什么問題,這種低效率也就變得很正常了,畢竟他們醫院里也出過內應不是,再加上暗虎團伙們行事,有很強的反偵察手段,其情節設計十分老到,未必沒有一個對警方辦事方式十分清楚的出謀劃策者。

        “你是有權知道真相,只要我們警方掌握了確切的證據自然會將真相告知于你,但是現在,你并不是我們警務人員,所以,你可以出去了……”彭繼昌冷冷地道。一個小小的醫生,他還沒有放在眼里。

        “很好,難怪警方查這案子效率這么低,原來原因就在這里?!碧浦劾湫α诵?,他現在可以確定彭繼昌可能與這件案子有關,當然,這種猜測自然是當不得證據。但是他也不準備與對方爭執,完全沒有必要,而是扭頭對著洪青山笑了笑道:“你想好了沒有,一分鐘的時間可是已經到了哦,另外,24小時后可就永遠也接不上去,而我現在準備去第三小學去散散心了?!?/p>

        “啊……不要,求你了。彭局長,求你救救我兒子,救救我女兒,他,他是魔鬼!”洪青山頓時急了,就算中彭繼昌趕走唐舟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啊,反而會讓悲劇更快地發生。

        “什么救你兒子,救你女兒?”彭繼昌皺眉問。

        “他,他要殺我兒子,還要拐賣我的女兒……”洪青山急眼了,恐懼地看了唐舟一眼,現在,在他看來,或許只有彭繼昌能夠救他。

        “我說洪青山,你不會是瘋了吧,我可是守法公民,就你和你家人那一條賤命,我去用得著去為了他們而犯法嗎?再說了,我這個人啊,是醫生,心善,又是手無縛雞之力的,除了有些錢之外,其它的什么都沒有!我怎么會去殺你兒子,賣你女兒呢,再說你女兒能賣幾個錢?我是差那點錢的人嗎?我只差找到想殺我的兇手??!”唐舟直接喝斥回去。

        “好了,既然彭局長不喜歡我在這里,我走了。洪先生啊,好自為之哦!”唐舟不待彭繼昌反應,轉身便向審訊室外行去。一時之間,審訊室內冷場了起來。

        “唐醫生,禍不及家人……希望你不要以身試法……”彭繼昌看了唐舟一眼,幽幽地道,他也狠狠地瞪了洪青山一眼,畢竟他不可能憑著洪青山的猜測就將唐舟給抓起來吧。

        “我覺得彭局長你的思想很有問題,我什么時候說要以身試法呢?一個殺人兇手在這里叫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然后你就來針對我,我記得這個人殺死的還是你的手下,是那么信任你這位局長大人的劉遠同志啊,他死得這么慘,沒見你來為他申冤,為他找出兇手,現在你卻幫著殺他的殺手來警告我?你真的是人民的好公仆,百姓的好警官??!”唐舟不屑地冷冷地譏諷道。

        “彭局,唐醫生只不過是來問問話而已,他是被害者,他只是過來見見犯人?!辈衩粢部床贿^眼了,其它的警員也都一臉默然,只不過彭繼昌是他們的上級,雖然心中有意見,卻也不敢表現出來。

        “行了,我們身為警務人員要依法辦事,任何人哪怕是犯人,在沒有經過法院審判之前,他也有自己的人權,所以,我們一定謹言慎行?!迸砝^昌的眼里們過一絲陰冷,不過很快便掩飾了過去,一個小小的醫生居然敢這么頂撞他,不過現在當著自己這么多屬下的面前,他自然是不能做不太過分。

        “沒事我先走了……”唐舟淡淡道,而后扭頭對著洪青山森森地笑了笑,剎那之間讓洪青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當他看到彭繼昌也無法留下唐舟的時候,他的內心真的崩潰了,不由得大聲地叫了起來:“彭局,不能讓他走,他的口袋里有我兒子的一根手指頭。那就是證據,我兒子一定是被他抓起來了,被他害死了,不信你搜一下他的口袋?!?/p>

        “什么……”彭繼昌的臉色剎時鐵青,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唐舟的身上,不過他們卻只是半信半疑,畢竟這件事情可大可小,一個殺人兇手說的話,他們能信嗎?而且如果唐舟真的這么做的話,他們大多數人內心里竟然有一種莫名的贊許,只不過他們不敢自己去做罷了。

        “你留下!”彭繼昌的臉色陰沉,心中冷笑,如果洪青山說的是真的,那么,他倒要看看這個小小的醫生今天怎么走出市局的大門!

        “怎么,彭局這是要聽信一個殺人犯的話,要扣押我嗎?”唐舟微微停下身體。淡淡地反問。

        “作為守法公民,我也不希望別人冤枉你,所以,最好是讓我檢查一下,如果沒有他所說的一截斷指,那么也可以還你清白,否則……”

        “彭局長,是不是意味著我的清白需要一個殺人犯來證明呢?”唐舟質問。

        “自然不是,但是如果你確實有違法行為的話,那么我們可就不能置之不理了!”彭局長。

        “很好,不過我要強調的是,我是一個守法公民,也是清白之身,你確定你要因一個殺人犯的話來搜我的身?”唐舟冷笑。

        “那請你配合,你也可以將你身上的東西掏出來,我們自然會來確認?!?/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免费看
          <u id="jftfo"><tbody id="jftfo"></tbody></u>

            <cite id="jftfo"></cite>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1.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

            <video id="jftfo"></video>
          2. <rp id="jftfo"><mark id="jftfo"></mark></rp>
              <wbr id="jftfo"><menu id="jftfo"></menu></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