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

        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戰神征天錄 > 第二十五章:求你了,我全招
        第二十五章:求你了,我全招
        作者:龍人   |  字數:3618  |  更新時間:2021-10-27 16:13:14  |  分類:

        玄幻小說

        “彭局,這樣不太好吧!”連老路都看不過去了,這唐舟怎么說也是來幫他們的,可是現在怎么成了這樣子,只不過他只敢試探地幫唐舟說說話。

        “對啊,彭局,我們相信唐醫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再說了這個殺人犯他有什么資格來冤枉別人!”鄭松也插口道。

        “彭局,這件事情我認為肯定是這個洪青山在說謊……”柴敏直接惱怒地道,哪怕彭繼昌是副局長,是她的上司,可是今天這件事情上,彭繼昌確實是做得太過了,而且之前這位洪青山似乎馬上就要招認了,就是這彭局長直接闖進來打斷了對方的話,然后將話題引向了其它的地方。

        “洪青山確實是殺人犯,但是如果還有其它人犯法我們視而不見,那就是瀆污職!”彭繼昌斷然道。

        “這件事情我保留我的意見?!?柴敏有些懊惱,但是彭繼昌是上線,上級的命令不能違抗,但他她可以保留自己的堅持。唐舟可是他她請過來的,而且剛剛還給劉遠捐了二十萬,然后又來幫他們出氣審了一回洪青山,現在居然受到這般不公平的待遇。

        “柴敏,你這是什么態度?你要記住你是人民警察,在法律面前,沒有情面可以講,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如果他身上沒有那根手指,我自然會向他道歉!”彭繼昌神色一冷,他心中也是郁悶,可是卻又不能不這么做,因為他一旦放任唐舟離開,洪青山很可能就會崩潰,他不知道唐舟與洪青山說了什么,竟然讓連死都不怕的洪青山差點要說出真相,現在想想,只怕這個唐舟真的可能是拿洪青山的兒女來威脅他,這才使得死都不怕洪青山失去了方寸。那么,現在唯一可以讓洪青山不開口的辦法就是先解決唐舟這個麻煩。

        “真是個一心為公,執法為民的好局長啊?!碧浦鄄恍嫉匦α诵?,而后冷冷地看著彭繼昌道:“你會收到我的律師信的?!?/p>

        “是你自己掏出來還是我來搜!”彭繼昌不在乎唐舟的威脅,冷冷地反噬。

        “沒關系,我來吧……”然后唐舟將目光轉向洪青山,淡淡地道:“我給過你機會的?!比缓髲目诖锾统瞿莻€手飾盒子,沒給其他人反應時間,其它人并不知道這盒子里裝著什么,唯有洪青山才知道,所以,當唐舟掏出那盒子的時候,其它人并沒有過多想法,只想看著唐舟再掏出其它的物品,只是他們沒有想到,唐舟在掏出手飾盒的時候,卻迅速打開了盒子,以盒背對著所有人,然后將盒子中的一塊東西猛然倒入口中。

        “咯吱、咯吱……”唐舟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竟然連嚼了兩口,直接給吞咽了下去。

        “唉,我心臟不好,彭局你這么一鬧把我的病給快嚇出來了,吃顆速效救心丸緩一緩再說……”

        彭繼昌隱約覺得有些不太好的感覺,不過他還沒有意識到剛才唐舟吃的是什么,可是洪青山卻撕心裂肺地猛然狂嚎一聲:“你,你這個惡魔,你竟然將我兒子的手指給吃了……”他都快瘋了,他覺得自己殺人的時候,已經很兇殘,可是當他看著唐舟當著他的面將那根疑似他兒子的斷指給吃掉的時候,他真的瘋了,也更明白,眼前這個年輕人比他想象的要瘋狂得多,一個敢吃人肉,吃別人斷指的人,那是怎么樣的瘋子,只這一下子,唐舟在他的內心里已經化成了無比邪惡的化身,連人肉都能吃成這樣子,那么,他還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干的呢。

        “唐舟……”彭繼昌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問題,不由得憤怒地咆哮了一聲,他怎么也沒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年輕人竟然如此殘暴,為了毀滅證據,竟然將別人的一根手指頭都給吃掉,這得要多么窮兇極惡才能做到面不改色地生吃人肉??!

        “現在,你沒有證據證明我身上的斷指,更沒有證據證明我抓了這個殺人犯的兒子,所以,我可以走了嗎?”唐舟冷冷地看了彭繼昌一眼,而后掏出一張紙巾將嘴角之上還有一絲微微的紅色給擦拭掉,將擦拭后的紙巾捏成一團直接扔在了洪青山的身上。

        一旁的眾人也都感覺背后發涼,而彭繼昌則只是覺得頭皮發麻,他發現自己小看了眼前這個年輕人。得罪了這么一個兇狠的人,未必是一件好事啊。

        “不……不……我說,我說,我全說,我告訴你是誰讓我殺你,請你不要殺我的兒子,不要賣我的女兒!”洪青山這個時候是徹底地崩潰了,因為他知道唐舟吃下那一根指頭的時候,就算是彭繼昌也不可能留得下來這個惡魔,可如果讓這個惡魔離開了這里,去了三小,那么,他的女兒可能從此真的將會被賣到偏遠山區,他的兒子甚至有可能會被一刀刀切割開來……他是將死,他還欠了不少的高利貸,那些是他在治病的時候借來的錢,可是為了這個家,他最后選擇用自己的殘命換來家人后半生的幸福,哪怕是死后他會下地獄也無所謂,只要他的家人能夠幸福地活著??墒撬e估了眼前這個他要殺死的對象的兇狠和瘋狂,像這樣一個瘋子,如果沒有一擊而死,那么,他接下來的報復將會是無法想象的。

        是的。洪青山早就已經想到了,他就算是殺人了,而在這之前離婚分割了財產,那么法律是禍不及家人,就與家人無關,警察也難拿他家人如何,可是唐舟不是警察,他也不需要依法行事,甚至他自己都不用行事,如同唐舟所說,他有錢,只要出錢,就有很多人愿意去為他做一些事情。

        當然,洪青山并不知道唐舟有多少錢,但是他從別人愿意出幾十萬讓他來殺這個人,那么這個人至少能值超過十倍賞金的錢,也就是說真的是個有錢人,那么,一旦對方行事不講規則,他所謂的家人幸福地活下去,那就是個笑話。

        “可惜我不想聽……”唐舟冷冷一笑。給出了一句無比冰冷的話語。

        “不,求你了,是南街王勝,南街王勝,我欠了他二十萬高利貸,然后他說可以免了我的高利貸,然后再給我三十萬的安家費,讓我殺你……求你了,我知道的我全都告訴你,請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他們是無辜的啊……”彭青山近乎哭泣地嘶嚎著,而后審訊室里的所有人全都呆滯了,他們用了許許多多種手段和辦法都撬不開洪青山的嘴,可是這個時候,這個人竟然求著什么都說……他們看向唐舟的眼神不由得變得更加怪異了起來。

        彭繼昌的臉色數變,心中禁不住嘆了口氣,洪青山已經開口了,那么,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徒勞的。心中對這個沒用的洪青山不由得多了幾分恨意。

        “柴警官,他已經招了,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你們警方的事情了,不過我很懷疑你們中的某些人可能與這個王勝有勾結,一旦離開了這審訊室,極有可能會通風報信,讓你們再度抓不到這個王勝,所以,我建議你們所有人相互監督,最好呢讓其它人去進行抓捕,而你們就在這里等待消息比較好?!闭f話的時候,唐舟直接將目光轉向彭繼昌,那意思很明顯,我唐舟就懷疑你彭局長與王勝相互勾結,更擔心你通風報信!

        “我們警方辦事,不用你來指揮……這件事情我自然知道安排!”彭繼昌冷哼道。

        “這件事情我認為這唐舟說的有道理……”就在此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一道身影推門而入。

        “鐘局……”柴敏不由得一喜,來人竟然是市局正局長鐘一行,而且她也沒想到鐘局居然會直接認同唐舟的話,頓時讓她暗叫痛快。

        唯有彭繼昌的臉色有些難看地尷尬道:“鐘局……”

        “嗯……”鐘一行只是點了點頭,對彭繼昌并沒有太過好臉色,作為市局一把手,可是在平時很多的時候行事竟然并不順手,那是因為市局之中有彭繼昌這樣的老資格的副局,他搶了原本彭繼昌一把手的位置,所以平日里這個家伙在市局之中形成了自己獨立的體系,但是鐘一行卻拿他沒辦法,因為彭繼昌的身后可是市委常委中的范副書記,而剛才唐舟的審訊雖然外面的監控關閉了,可是作為重要犯人,還有第二套監控系統,所以從頭到尾唐舟所說的,他都在門外聽的清清楚楚,只不過他并沒有阻止,因為這個人兇殘到殺死了他的一位好同志,所以他也想看看唐舟究竟能夠審出什么來。不得不說,這種心理壓力一步步將洪青山逼到崩潰,他甚至都懷疑唐舟是不是心理學醫生來著。

        “暗虎的事情已經鬧得滿城風雨,可是你們到現在拿到了什么樣的答卷呢?可以說你們都是我局的精英骨干,可是在暗虎團伙的事情之上,幾乎都是毫無寸進,若不是唐舟,你們全都是白卷,我不是懷疑你們中有什么人參與其中,而是已經懷疑你們是不是找到了辦案的方法,現在,你們全都在這里好好反省一下,這一次行動就由其它的行動小組出手好了,老彭,你就在這里監督他們,不要讓他們與外面有任何的聯系,直到這次的行動結束!”鐘一行指著柴敏和老路他們訓斥著,不過最后卻意味深長地看了彭繼昌一眼,給他下了一個指令,聽起來似乎是讓彭繼昌監督眾人,可是誰又會不清楚,這是在警告彭繼昌,不要與外面聯系。

        “既然鐘局吩咐,那我們就照做就是!”彭繼昌無奈,這就是官場,剛才他說話老路和柴敏他們不敢反駁,而現在鐘一行理直氣壯,他也不能夠拒絕。

        彭繼昌的臉色數變,只能狠狠地瞪了唐舟一眼,狠狠地道:“請將你手中的盒子交出來,雖然東西被你吃了,但是血跡之中我會拿去驗清DNA,證據,可不是那么容易毀滅的!”

        “呵呵,彭局長有心了,沒事,如果你要的話給你就是了,只不過去化驗DNA就沒有那個必要了,你直接自己嘗一嘗就是了!”說著唐舟直接將那盒子拋給了彭繼昌,灑然一笑。

        彭繼昌連忙接過盒子,看著盒子之中那腥紅如血的膏狀物,微微皺起了眉頭,這么多年的警察生涯,對血腥之味他還是十分敏感的,這腥紅的膏狀物雖然看起來像是鮮血,可是卻沒有血腥氣,再聯想到唐舟剛才的話,他不由得伸手指頭點了一點放入口中,然后臉色變得赤紅。惱怒地道:“這番茄醬……”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亚洲AV日韩精品久久久久久
          1. <rp id="tvn6v"></rp>
          <u id="tvn6v"><address id="tvn6v"></address></u>
          1. <rt id="tvn6v"></rt>

            <u id="tvn6v"><tbody id="tvn6v"></tbody></u>
          2. <rp id="tvn6v"><meter id="tvn6v"></meter></rp>